小時候我有一個百思不解的問題。 

故事發生在物質缺乏的花蓮鄉下,小孩子很少有機會吃糖,見到糖果 

餅乾都非常餓鬼」,偏偏大人給糖時,都要我們小孩「公家吃」,我 

非孔融,公家吃是一件痛苦的事,尤其是在計較大小多少的時候。那 

時候常吃一種圓圓的,中間有個洞的餅,就是拜拜遊行時掛在謝將軍 

上那種。姊姊大我三歲,我常常被迫和她分一個這樣的餅。因為我年 

紀小,大的要讓小的,所以祖母說:「姊姊你來分,弟弟先選。」等 

姊姊小心地把餅分成兩半以後,我就要更小心地選出比較大的那半來 

。 

好不容易選好了,我和姊各持半邊餅,她捨不得馬上吃,捧在手上, 

非常寶貝貝而且心滿意足的樣子。 

看在眼裡,我突然覺得自己「受騙」了,一定是她拿到比較大的那半 

。 

年紀小嘛,撒賴一下,就可以把餅換回來。真換回來開始吃了,我兩 

三下就把餅吃光,再看老姊,她還慢條斯理細細品嘗,又甜又香的樣 

子。生性就不是當宰相的料,肚裡連條小舢舨都容不下,嫉妒懷疑一 

發作,心裡想:「一定是我原來那塊比較大」。每次分餅,用盡所有 

策略,到頭來還是覺得姊姊的餅比我大?長大後,類似情況層出不窮 

; 

坐火車,我和鄰座各拿一份相同的中國時報,瞄來瞄去總在他的報紙 

上看到比較有趣的消息;當兵,我自己覺得是大學同學中最「歹命」 

的一個,比去金門的還苦...。 

馬克吐溫幫我解決了這個問題。在湯姆歷險記裡,湯姆的姨媽他去刷 

籬笆;大太陽下刷籬笆,多苦的差事!湯姆本來嘟著嘴做吃屎狀,刷 

得不甘不願,後來靈機一動,把自己當作是正在創作偉大壁畫的藝術 

家,擺出全神投入的樣子。果不其然,才幾分鐘就吸引了一位跟我有 

同樣毛病的小朋友,他認為湯姆的刷牆工作,比他正在吃的蘋果有趣 

多了,就用蘋果去換了刷牆的「權利」,用這個方法,湯姆不但在一 

個下午內把牆刷完,手裡還多了一些彈珠和玩具。 

原來問題不在餅的大小,而在怎麼樣把餅吃得那麼香。

 

換個角度,隨時隨地皆能得心應手,別人的工作總是錢多事少離家近 

.... 

別人的老婆總是比較漂亮.....別人的股票總是會漲.... 為什麼別人 

的總是比較好呢? 

值得大家一起來深思....... 

生命不是用來尋找答案  也不是用來解決問題 

它是用來愉快的過生活

全站熱搜

甜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